朱庄子村:核桃“砸”出富裕路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768 0


  在河北迁安市野鸡坨镇的朱庄子村,几乎每家都有“四件宝”:一口缸、一把小锤子、一块带有小坑的石头、一个自制的小针锥。可别小看这“四件宝”,按村民的说法:“这是加工核桃的专用工具,全村都指着它挣钱呢!”

  朱庄子村位于野鸡坨镇最西部,现有326户,然而有252户搞核桃加工,占全村的77.3%。该村年加工销售核桃3000吨,营业收入800万元,产品远销京、津、山东、东北等地,还出口日本、俄罗斯、罗马尼亚等国家。

  在李大姐的院子里,有几个盖着盖子的大桶,从桶边上的缝隙,可以看到满满的核桃泡在里面。李淑连介绍,“水泡完的核桃好砸,不容易砸碎,能提高核桃的整仁率。如果天气晴好,核桃只需用水泡一天就可以了。”

  来到屋子里,两大筐待砸的核桃小山一样地堆在一位中年男子跟前。只见他右手握着一把小铁锤,左手则在核桃堆里飞快的来来回回,一个个核桃经过他的手,在小锤子的敲击下,迅速地旋转一圈,瞬间就被巧妙地砸开了。

  说起砸核桃的好处,李大姐满脸堆笑。她指着院子里小轿车说,“车就是砸核桃“砸”出来的,说起来,还真是多亏了‘有理’想出砸核桃的好点子,咱的日子才越来越好了!”

  据了解,17年前,该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朱有理就开始走南闯北的倒卖核桃,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天津的干果商建议说直接卖仁儿就更好了。于是朱有理开始研究砸核桃的方法,翻看各种书籍、请教专家、拜访老能人,回到家里反复试验,但都失败了。一次运核桃,刚巧赶上了一场雨,把一车的核桃都淋湿了,然而第二天朱有理惊奇的发现,核桃仁与壳有了明显的分离,于是朱有理开始尝试用水泡核桃,经过数百次的试验,终于砸出了整个的核桃仁,还摸索出了一套筛选、水泡、控温、控时、阴干的砸核桃技术,同时还自创了上面我们提到的那套工具,就是这样这套砸核桃的技术在全村得到推广,更多的群众加入了砸核桃闯市场的行列。为打造自己的品牌,开辟独特的经济发展之路,2006年8月23日,朱庄子村核桃仁经济人协会正式成立。朱庄子村的砸核桃事业逐渐从当初的零散经营进入了有条不紊发展的新阶段。2008年,该村率先在全市组建了京东核桃购销专业合作社,采用股份合作制的形式共同组建,将零散农户统一起来,统购统销,并注册了“全一”牌商标。朱庄子村的人们也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富裕起来。

  野鸡坨镇党委政府审时度势,依托朱庄子核桃加工产业,充分利用龙山、岚山2万多亩山场资源优势,在山两侧栽植核桃创建万亩核桃基地,从而辐射带动丁庄子、李家峪、爪村、高各庄等14个村5000户从事干鲜果品生产。目前,野鸡坨镇已经栽植6000亩核桃,共计核桃苗木13.2万株,苗木长势良好,预计盛果期后年收入可实现1000万元。野鸡坨镇核桃加工产业将形成“收购—加工—销售”一条龙服务模式,打破以往走南闯北收购核桃的模式,万亩核桃基地将为核桃加工产业提供稳定的货源,从而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以朱庄子核桃加工为龙头的特色产业正在野鸡坨镇崛起,小核桃俨然已成为带动野鸡坨镇农民增收致富的纽带。

  本报记者 孙志敏 通讯员 李建军 商立超

  旁边三位专门负责剥核桃壳的大姐,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小针锥,遇到“老实”的核桃,针锥根本派不上用场。但是遇到一些顽固地咬着核桃仁不放松的核桃壳时,小针锥一挖,它们也就都乖乖“就范”了。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