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从两个核桃入手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1173 0

□ 马士江 王凤荣

日前,临西县人民法院依法对冯玉明案进行宣判,冯玉明犯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和受贿罪,合并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依法追缴涉案赃款16万元,上缴国库。至此,这起由临西县人民检察院负责侦破的狱警虐待服刑人员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两个核桃牵出一桩虐待案

现年44岁的冯玉明,被查处前是河北邢台监狱的一名监区长。2013年7月28日上午,邢台监狱一监区服刑人员赵某发现十六监区垃圾站旁边有一棵核桃树,绿意葱茏中颗颗核桃挂满枝头,他联想起先前听说过核桃能治脚气的说法,便跑到树下伸手拽掉了两个核桃。不成想,赵某偷核桃的举动被监区值班服刑人员赵某某看到眼里,也被“逮”了个正着。赵某某当场摘掉了赵某的胸牌,晚上报告给监区长冯玉明。

“就摘了两个核桃还能咋样?”入监不久的赵某心中犯起了嘀咕。29日晚上9时许,监区长冯玉明带着服刑人员赵某某、冯某来到了一监区,直接将赵某带回到十六监区的110室。赵某按照强制性要求,规矩地坐在木凳上,不敢睡觉也不能打盹,天明了也不让吃饭,他在无奈中煎熬,在被迫中坚守,一直撑了20个小时。30日下午5时许,困饿叠加的赵某再也承受不住这种苦痛,明知家里经济状况并不宽裕,也只好违心地许诺送给冯玉明1000元钱来了结此事。

种种惨状,震撼也震醒了本想收拾他的3名“打手”,他们出手并不再是收拾,而是对生命的援救:有人摁住赵某的脖子,有人按压赵某的胸部,还有人从赵某口中抠出了其欲想吞下的玻璃碎片……随后,赵某被送到了医院。

此案引发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2013年8月8日,邢台市人民检察院将冯玉明涉嫌虐待被监管人的案件线索交给临西县检察院审理。面对这位仅任职监区长就达13年的“一级警督”,临西县检察干警深知其所特有的反侦查能力。受命后,临西县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安华深感责任重大,坐镇一线指挥,当天便经过初查立案,并随之进入侦查阶段。8月9日,在邢台市检察院相关业务处室的鼎力支持下,在邢台市区将冯玉明刑事拘留,遣送至临西县检察院连夜开展审讯。

临西县检察院调配了全院警力,缜密地研究方案,从“两个核桃”事件开始,克服了层层阻碍,透过冯玉明涉案表象寻找挖掘案源真相,依循蛛丝马迹查寻犯罪证据。历时5个月,终于将隐藏在监管队伍中的这一“蛀虫”的不法事实大白于天下,使其受到应有的惩治,充分彰显了阳光之下法治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脱光、下跪、饿食,双手反铐、警棒猛打、电棍电击……经法院审理查明,冯玉明在任职监区长期间,漠视生命尊严,用肆意虐待替代监管帮教,用残忍暴力行使职责权力,构成了虐待被监管人员罪。

作为监狱领导层的正科级党员干部,冯玉明严重有悖于帮教法规的虐待行为,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动机和目的?依循着这种思考,临西县检察干警在侦破虐待案件中,挖掘出冯玉明一系列受贿犯罪的事实,以及他那充满离奇荒诞色彩的“冯氏经济学”。

赵某返回到一监区后,立即向哥哥求援,要其第二天即7月31日送1000元过来。太阳出来了,赵某就开始盼望哥哥。谁知从清晨盼到天黑,盼来的竟是哥哥让弟弟的失望,而此时同样感到“失望”的还有冯玉明。晚上10点,冯玉明再也坐不住了,又一次来到了一监区,将赵某再次带回,路上便迫不及待地扇巴掌、用脚踹。待赵某刚进“严管组”的监舍,由冯支配的3名“打手”便恐吓说:“不交钱现在就收拾你!”此时此刻,赵某太明白冯玉明“收拾”的厉害,他不单是曾体验过,还在盼钱时打探过,“收拾”的恐惧融合进无钱的绝望,他一头朝着监舍的玻璃窗撞去,并在刹那间将撞碎的玻璃碎片塞进自己的口中吞咽……

高墙内的离奇“经济学”

在冯玉明意识中,服刑人员的欲望就是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2012年11月,马某触犯法律被送到邢台监狱的入监队。他因腰疼不想参加训练和劳动,便萌生了当值班员想法。服刑人员张某惯常于做冯玉明的“中介代理”,善于打探消息。当张某获悉马某这一想法后,便以“善意”的面孔给马某说:当值班员,给冯玉明送3万块钱就行。后来,马某改变了主意,张某却对他说“此事已经告诉了监区长冯玉明”。聪明的马某掂量出这话的分量,只好向姐姐求助。探视见面那天,马某的姐姐将3万元现金送给了弟弟,马某当日便送给了张某转交冯玉明。在此之后,马某当值班员的事却迟迟没有了着落,张某解释说:现任值班员还不到出狱的时候,需要再耐心等几个月。就在马某本以为从此留在入监队等待顶替值班员的时候,却被分到了七监区,马某只好再次找到张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很快,这位冯氏中介代理张某便回应说:你再拿2000元吧,直接把你调到老残队。一番讨价加价的“市场交易”之后,马某终于从七监区调到了十六监区的老残队。

从入监队调到老残队需要花钱交易,那从老残队不下监区者是否也要拿钱交易呢?临西县检察干警的逆向思维果然再次验证“冯氏经济学”原理指导下的狱中现实,经过深挖细掘,产生了新的突破。

2012年7月,赵某进入老残队服刑。2013年3月的一天,冯玉明提出要赵某下监区。如果不去,就要缴纳2000元现金。赵某权衡再三,只好向婶子韩某求助,并告诉了韩某冯玉明的银行卡号。可就在2000元现金到账后的不多天,冯玉明再次将赵某带到了他的办公室,电击了5警棍后,又一次提出要他下监区的事情。赵某有些纳闷,难道钱没到位?但他又不敢明问。5月初,赵某的女儿前来探监,赵某述说了原委。女儿看到父亲的年事渐高,觉得父亲下监区去干重活受不了,于是回到家后,便找到了姑父王某商量,准备再送2000元钱过去。王某说:“这次还送2000元恐怕人家还嫌少吧,我再给你添上2000凑成4000,这样才能管用。”赵某的女儿在一个星期六上午,坐车来到了邢台市区联系到了冯玉明,将4000元现金送给了冯玉明。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至7月的五个月内,冯玉明从赵某处先后3次收受人民币共计9000元。

多行不义必自毙。冯玉明这位监管服刑人员的监管者,最终以成为被监管的服刑人员这种“反讽”式人生悲剧而谢幕。消息传开,省内外监狱界一片哗然。高墙之内,狱中服刑人员纷纷为之拍手称快;高墙之外,人们在笑谈中油然而生更多对人生和命运的重新审视。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