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核桃树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333 0

马中命

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从平房搬进机关宿舍区,住上了楼房。小区院中长着一棵树,一棵水桶般粗正当盛年的核桃树。它是前辈什么人种的,我问过院里的老人们,谁也说不清楚。也没人专门给它施过肥,培过土。然而,它在这块狭窄的土地上蓬勃地生长着,全身心地伸展着绿叶。

平时,居民们仿佛没意识到它的存在,有时还对它发些怨声——春夏之交,一层和二层的住户说:“唉!屋里光线暗,潮湿阴冷,都是这树遮了阳光。”秋末冬初,怨声满院:“哎呀,这核桃树真讨厌,果皮满地,又臭又脏,落下的树叶,一天三次也扫不干净!”

核桃树在骂声中成长着。在不满日甚的气候中,有人终于对它不客气了——开始,居民们做蜂窝煤、打煤坯要黄土,便就地取材,在树基边掏挖。如此常年累月,树根有的被伤,有的裸露,渐渐憔悴。后来,几户“受害”居民联合行动,将近窗几根婆娑的枝桠砍了,使它只剩下半边树冠。再后来,有人道听途说,核桃树皮能治皮肤病,便削刮树皮。好端端的树干遂千疮百孔。

前年冬天,院里大扫除,一堆枯枝残叶垃圾杂草一股脑儿堆在树边,它被烧得焦头烂额。去年春天,可怜的树力不从心迟迟发芽,长出稀疏的叶片。有人提议:“这树留着何用?砍了它吧。”

核桃树没了,院里似乎清静了。没料到,常来串门的邻居一进院就发出惊叹:“啊?核桃树怎么没了?”“可惜!院里空荡荡的,机关宿舍不像个样儿!”小区麻木的居民听人家这么一说,举目四望,院里确实空空如也,仿佛才从梦中惊醒,忆起先前核桃树存在的种种好处,心里默默产生了失落感。渐渐地,院里人也叹息了:“想当初,院内春夏一片浓绿,秋末满眼金黄,颇有诗情画意呢!”老艺术家们回忆说。“伤脑筋!夏天热,屋前也没个东西遮阴了。”埋怨树枝挡了光线的住户改了口气。“唉!过去夏天在树下看书、下棋、聊天,跟在公园里一样凉爽。”老干部们失去了乘凉的地方。

核桃树英年早逝,给它评功摆好的话语一串一串,几分真挚,几分怀想,几分懊悔。但核桃树永远去了。

今年春天,社区居委会组织居民在院里见缝插绿,栽下了核桃、柿子、桃李等果树。现在树上都长出了绿叶,有的开了花,大院里又充满了生机和希望。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