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国家一同衰败的核桃林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260 0

  65年前被斯大林引以为豪的那片核桃林开始萎缩。滥砍乱伐司空见惯。

  



  拍案

  FOCUS

  文/方亮

  中亚小国吉尔吉斯斯坦已经取代阿富汗成为新的“动荡之源”。今年4月的革命之后,其邻国哈萨克斯坦迟迟不愿重新开放边界。而6月的骚乱爆发之后,乌兹别克斯坦有选择性的将妇女、老人和儿童放入国内之后也关闭了边境。莫斯科迟迟不出兵,任由这个曾被称为“中亚民主灯塔”的国家变为“人间地狱”。

  1945年的波茨坦会议上,美国总统杜鲁门神秘的给斯大林传递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愿意取消一部分你们欠我国的贷款,以换取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核桃林50年的租期。”

  这张纸条让斯大林措手不及,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核桃林。于是,苏联有关部门紧急行动起来,并很快的将那片核桃林的消息资料送到了斯大林手里。原来,那是世界上最为优质最为广大的一片核桃林。其经济价值极高,尤其是吉尔吉斯核桃木更是世界上最为优质的家具制造材料。

  斯大林阅毕,在给杜鲁门的回函中写道:“我们愿以任何代价偿还欠你们的贷款,但绝不是这片浩瀚的核桃林,它是我们国家的宝贝!”

  名不见经传的吉尔吉斯斯坦就以这样的方式在国际舞台上露了一小面。此时,距离它成为国际关注焦点还有60多年的时间。

  在这60多年中,吉尔吉斯人同乌兹别克人做着邻居,一个是靠山吃山的山民,一个是靠种地为生的农民,地理环境的差异导致身份的差异,进而导致性格与价值观差异。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吉尔吉斯人总是骂乌兹别克人“狡猾”,而乌兹别克人则指责吉尔吉斯人“懒惰”、“总想不劳而获”。

  尽管都是突厥人的后裔,尽管民族语言相差不大,但从身份到观念,生活在一起的两个民族差距太大了。两族人的关系颇有一种汉民族与蛮夷的意思。

  但不管怎么样,两族人却也做了数百年的邻居,直到上世纪20年代时斯大林在他们居住的费尔干纳谷地大肆划分行政边界,一部分乌兹别克人被划进了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境内。这其中便包括奥什和贾拉拉巴德。在这两个地区,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泾渭分明的居住着,相互瞧不起,却在苏联中央的庇护下相安无事。

  转眼间,历史来到了苏联解体的当口。昔日的苏联中央已不再有力,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的矛盾日趋激化。于是,在1990年,两族人爆发了第一场骚乱,1200多人成为民族仇恨的牺牲品。

  在一起居住了几百年都相安无事,为什么此时却拔刀相见呢?民族的形成需要时间来培养,那几百年的时间便是这样一个培养的过程。而在俄罗斯人的专制统治之下,两族人的民族认同已然成熟。就像弗朗西斯·福山所言,专制政体的统治往往培养出互不信任的国民。当苏联的专制减弱时,失去控制的两个民族自然要为有限的资源争斗不已。

  就像这架革命中的瞄准镜一样,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让人匪夷所思,而且只能通过传言和猜测去揣度其真实的一面。

  接下来的20年,是独立的吉尔吉斯斯坦完善体制、发展经济、解决民族问题的历史性机遇。可惜的是,革命不断的这个国家错过了这个机遇。

  65年前被斯大林引以为豪的那片核桃林开始萎缩。滥砍乱伐司空见惯,每立方3美元的价格在恶性竞争下被压低到了1.1美元。波茨坦会议之后,斯大林专门成立了一个核桃林研究所,并指派了一位林业学家专门领导这个研究所,负责核桃林的维护。那是核桃林发展的黄金时期。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之后,研究所被并入这个国家的科学院,但从此以后,核桃林便败落了,迅速萎缩。其败落之迅速,一如这个国家。

  今年4月的那场革命后,一位记者公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位骚乱者手执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疯狂射击,但这把卡拉什尼科夫上却装置着一架美国生产的EOTech 500系列瞄准镜。这种瞄准镜量产之后只供应给了驻伊拉克美军和美国部分警务部门,从来没有供应到独联体国家。而且其零售价达到600美元,是一个吉尔吉斯人月工资的3倍。他们从哪里搞到的这架瞄准镜呢?

  在今年6月这场骚乱发生前4天,吉南部黑社会老大米尔希基科夫在车内被人扫射而死。而在巴基耶夫在位时,他的别墅与总统家族的别墅群紧挨着。

  2006年毙命的黑社会老大阿克巴托马耶夫曾经率领1000多人的“军队”包围总统府,并最终与总统巴基耶夫达成利益共享的秘密协议。

  吉官员在骚乱后称国际贩毒集团已经趁着这场骚乱将数批毒品运至境外。而吉尔吉斯斯坦的警察在骚乱中却忙着打劫。用俄《生意人报》记者索洛维约夫的话说,吉尔吉斯斯坦的警察身份乃至军功章都是可以购买的,所以他们在骚乱中的表现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奇怪。

  索洛维约夫还介绍称:“一些吉尔吉斯斯坦平民向我诉苦说,让俄罗斯接纳我们吧,我们愿意成为俄罗斯的一个州。”

  但是,他们曾经的巴基耶夫总统却在美俄之间大搞“骑墙外交”,从俄罗斯那里得到了数亿美元贷款之后却又没有完成对俄的承诺。哈萨克斯坦在吉国内拥有几家疗养院,该国平安委员会官员却威胁将这些疗养院据为己有。

  面对这样的外交表现,谁会帮助吉尔吉斯斯坦呢?所以,俄罗斯迟迟不出兵,哈萨克斯坦迟迟不开边境,似乎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在传言满天飞的背景下,人们艰难的认知着吉尔吉斯斯坦的一切。而且愈加发现,传言如此之多的原因就是因为吉国内政局的混乱,它几乎与所有势力都有交集,当缺少信息流通渠道时,这种交集便会成为传言产生的温床。

  谁来拯救吉尔吉斯斯坦?谁来拯救那片已然衰败的核桃林?

  吉尔吉斯斯坦警察翻墙躲避示威者。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