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核桃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19 212 0

那个深夜,客厅亮着灯,我仍奋战在题海之中。母亲固执地要陪我,在桌旁用核桃夹剥核桃。写得头晕眼花,我叹了口气,揉了揉脖子,望向了母亲。母亲坐在板凳上,弯着背,手臂因为用力发着颤,夹一颗核桃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核桃发出沉闷的“咔吧”声,衬得屋子分外寂寥。母亲慢慢剥出核桃仁,一不留心被碎壳狠狠剜进了指甲缝。血渗了出来,母亲不在意似地吮了吮指尖,见我从书本里抬起了头,说:“没事,快写吧,好早点睡觉。”

小时候最爱吃刚下树的鲜核桃。去掉最外面的青皮,砸开硬壳,再拨开一层浅褐色的薄皮,就能吃到乳白色的甜仁了。每年秋后,母亲总会为我买来一大兜青核桃为我剥。剥青皮的核桃很麻烦,不仅要砸壳,去青皮的时候,母亲素白的手指总会被汁液染上难以洗掉的黑痕。她却不管这些。只要看到我忙不迭往嘴里塞核桃仁,脸颊撑得鼓鼓的,嚼得眉开眼笑的样子,母亲就忘了手臂的酸痛,笑一笑,拿黑手抹一把汗,接着干手中的活计。核桃仁香甜,带着母亲的温柔。

上了小学,身为老师的母亲对我的学习严加督管。从第一次拿起笔开始,写不好字就要受到母亲严厉的责备。现在,我还能记起那时我握着铅笔写下一个个“一”时掉在田字格本上的眼泪。母亲虽在学习上严苛,但依旧给我剥核桃。核桃仁的甘香,伴我走过了童年。

转眼初三,陡然增加的课业、各方施加的高压、接连考试的挫败,无一不让我的情绪烦躁不堪。回到家中面对母亲的絮叨,我更不止一次大发脾气,引来母亲的黯然垂泪、辗转难眠。面对母亲,我虽然愧疚不安,但青春期骄傲的自尊不允许我向母亲道歉。面对我的叛逆,母亲从不言语,但每周返校,我的书包里就会悄悄多出来一包核桃仁。冬天只有干皮的核桃,我不喜欢干涩发苦的核桃皮,尝两颗便弃之不顾。尽管我总向母亲抱怨,但母亲总说“你学习累,核桃补脑”,核桃仁还是固执地出现在我的书包里。

我愕然了。母亲细腻的手,为何变得粗糙起来?那素白的手,为何添了许多细小的伤痕?霎时,被我视为多余的那些叮嘱、关心以及核桃仁,席卷着深深的酸楚,一起涌上我的心头。我站起来,迈开重似千斤的脚步,在母亲身旁坐下,拈起一颗核桃仁。核桃仁的皮还是带着苦涩,但细细咀嚼,却有无比的醇厚甘香。我的眼睛湿润了——母亲的爱,何不是如此?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