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漫核桃岭

315核桃 市场动态 2017-11-20 743 0

  从县城沿公路北行不远,东折,纵身滑进了一片绿中,就像大夏天一跃滑进一片碧绿明净的河水,清爽舒适。刚开始是田间水泥路,爬上几处缓坡,上了绿岭的脊梁,路边的庄稼悄悄置换成了果木树。公路刚够错开车,两边的树木,又讨巧地伸臂过来,把满臂的青核桃亮给你看,你感觉:你们这些绿真是太强势了,不仅地表,半空,连路面也要给强占了!且不说,绿岭“果、草、畜、沼”的立体化种养模式,也不说它四位一体的产业化经营路子,就凭这万亩荒岗,一日日变迁,终成无边林海,就凭这满坡满岗涟漪款款的绿浪,绿岭也当得起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的名望了。

  那些大大小小的山,逶迤东下,到县城这一块时,已经没了叫人仰望的气势,但余波尚存的丘陵矮岗,把县城围了个严严实实;站在一个假想的高度俯瞰,城是一个大的洗脸盆,盆沿儿种满树木庄稼,盆底儿盛满房子高楼。

  正北方向的那面盆沿儿,绿得更甚。浓。有点化不开,好像世上全部的夏天,都集中到那儿了。它的名字和它的绿正相称,绿岭!多好的名字,任你怎么绿,都不过分的,只有到这儿,你才知道,原来,绿还可以这么绿!

  临城是个小山城。

  绿岭是个核桃岭,那些绿是核桃树充满香味儿的绿。核桃树是那里的主宰,生产基地已经达到1.5万亩,其中也间杂各种果树,但充其量是个点缀吧,也就几万棵,数量还不及散养在核桃林里的柴鸡多呢。

  绿岭变绿还是近十年的事儿。十年前,那是一个荒岗。看照片,你能想象当时的凄惶,山坡上遍布的是乱石,缺少的是绿色,偶尔石缝里挺起一丛荆棘,冒出几缕草芽,都跟珍贵文物一样稀奇;冬天冷风呜呜一过,没有草木摇曳,只有沙砾游走,岗上一站,乱发飘荡,苍凉无比,真有些燕赵志士悲壮慷慨的意味。有人说,咱城边上的这些荒岗,不长草木不长庄稼,那是一个挺壮实的人瘸着的一只手臂,可惜啊!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荒岗的荒凉,不会因为你的声声叹息而改变。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政府出台了“加快四荒开发,再造秀美山川”的发展策略,绿岭公司顺势而上,当下集资400万元,一边描蓝图,一边搞开发,荒岗上的沙石让一双双笨拙的灵巧的手搬走移开,紧接着挖沟凿壕,开出一米四的条形沟,换来肥沃的优质土,又测土配方施肥,给核桃苗备下温床。栽植当年见果,三年有产,五年丰收,昔日悲壮苍凉的荒寒气象,已经成了永远的照片,跑到了史册里。

  这是初秋一个好天气,有微微的风,阳光是雪亮闪闪的那种,天空是秋夜古筝的那种,走在绿岭的林间,风声,像唱昆曲的江南女子说话,簌簌索索,气息优柔。风拂过树下的紫花苜蓿,也拂过林间隐约来去的鸡。那些鸡,口啄足刨,忙着讨生活,追逐跳跃,忙着找爱情。树的任务,是无忧无虑地结果。草的任务,是快快乐乐地长高。树,草,鸡,共栖一所,顺应着自己的生命逻辑,打理各自的生活。有时候,鸡淘气了,会啄一口苜蓿草;但人家鸡又时时给提供着养料,无偿无私的,苜蓿草也就没甚话说,也算得和衷共济了。

  绿岭,产出的是绿色果品,排出的是优质氧气,那可不是一个绿字的解释么?一方水土,一种发展特色,山城发展,向山岗要绿,满城生活可不就是绿色的了么?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