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门前核桃树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281 0

寇俊杰


老家门前很开阔,中间有一棵核桃树,连年纪最大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种的,高大的树冠在村外都能看到,树下凳着几块大青石。一年四季,这里总是很热闹。

春暖花开的老宅,香气袭人,蜂舞蝶飞,核桃树的叶子日新月异地疯长着。大人去地里,女孩看花,核桃树下就成了男孩子的乐园。放学后爬在石头上写完作业,我们就在树下玩叨鸡、丢沙包、摸瞎子,有时还到树上玩,一不小心会踩断树枝掉下来,可树不哭,我们也不哭。

天热了,比巴掌还大的核桃叶成了天然凉棚,人们把饭菜端到树下来吃。如果有人要辣子、盐或醋,父亲就叫我回去拿。时间长了,母亲就把这些用瓶子装起来,放到大门下面,谁想吃啥自己随便拿。晚上,人们扯张凉席到树下闲聊,说着说着就进入了梦乡。因为有了核桃树,那梦真的很“香”——凉爽,没有蚊虫叮咬,还有核桃树发出的淡淡清香。

在饭场,谁家端出了可口的饭菜,孩子们每人一筷子就吃得底朝天。孩子的父母们,总有些不好意思。布置饭菜的主人家就说:“没啥,孩子们都吃光了我才高兴呢!”这时就有人接茬说:“明天我闺女从城里回来,捎了好吃的我也拿来让孩子们尝尝。”“下个月我儿子过生日,我把家里的大公鸡杀了,炖一锅汤,请大家吃肉喝汤!”清风徐徐,核桃树的叶子发出哗哗的响声,像是开心地笑了。

到了秋天,核桃树下更是热闹。刚一立秋,妇女们就开始在树下纳鞋底、做棉衣。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们坐下树下,干活、说话两不误,常常说得咯天呱地的。这时,树上已听不见知了的叫声。小时候的我,天真地认为是她们的笑声压倒了知了的聒噪。核桃终于成熟了,父母拿长竿把核桃打下来,送给别人的总比自己留的还多。

冬天的寂寞是漫长的,核桃树脱下盛装,把古朴苍劲的虬枝伸向天空,像一位智者在诉说着什么。如果天气晴好,树下还会有很多晒太阳的人们,围着拢起的火堆,男的打牌、下棋、吸烟,女的忙着总也忙不完的针线活,说着永远也说不完的家长里短。这时,我仿佛知道了核桃树在说什么,它一定在祈求老天爷——下雪吧,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童年,正是有了核桃树才变得生动多彩。时光荏苒,往事如烟,老家门前的核桃树还常在我心中泛起微澜,每每忆起,总觉时光倒流,恍如昨天。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