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碎了,我的爱情还在吗?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385 0


  2007年秋,我辞去呼市干了快一年令人乏味的工作,来到本地,几经周圻,大学时发表的作品帮了忙,我在一家超市的企划宣传部谋得一席之地,月薪1000元。对这个工作我并不满意。

  我却没有太多的欣喜。她只是高中毕业,一个前景暗淡的乡下打工妹,与一个同样路途缥渺的失意者在一起,会有想象中的幸福吗?但人生地疏的孤独及对女性身体的好奇,让我怀着某种阴暗心态接纳了她。不久,欣宜就搬离了与同事孟楠的合租房,和我同居了。

  可赶到那里,已是人去楼空。找到她的好友孟楠,孟楠说了令我震惊不已的消息。

  那年冬天,我第一次没觉察寒冷天的存在。除了上班,我们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床上,我疯狂而贪婪地在她的身上攫取,体验着征服者的快感。

  当一切不再神秘的时候,我又拿起久违的笔,因为我一直没放弃靠写作改变命运的梦想。看我每天写作到深夜,欣宜总是小心翼翼,害怕打扰了我。她为我买回一个手炉,每天都把炭火烧得旺旺的。还从她的银联卡上取钱,为我添置了皮裤、棉鞋和羽绒服。我认为现在的夜晚并不太冷,但她却说:“可别掉以轻心!你要记着,把你冻着,是我的失职!不能给我幸福,就是你失职了。”

  我心中不禁一凛,她已完全将我当作幸福的依靠了。欣宜的细心体贴以及对我的毫不设防,触动了我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12月,她不知在哪儿看到一篇有关“核桃能补脑”的文章,从此就深信不疑地不断买核桃,每天啪啪地砸核取肉,逼我吃下这些脑状物。她说:“你写东西费脑筋,要多补补!”看到她砸剥核桃时笨拙而费力的模样,我提醒她:“超市不是有卖核桃仁的吗?”她连连摇头:“那种核桃经过浸泡、风干等程序,会丧失一部分营养。”稍顷,她又说:“我要让你长期吃,买那我怎么负担得起?”

  后来,她不知又从哪儿学会做五香核桃、蜂蜜核桃汤,变着花样让我吃。我不知道这些核桃对我的脑力是否有帮助,但蜂蜜核桃汤确实能治好我常犯的“火喉”。我好上火,一上火喉咙就干疼,金嗓子喉片都不起作用。

  渐渐地习惯了小屋每天啪啪砸核桃声,习惯了核桃那带着微苦的味道,却拒绝承认喜欢这个温柔恬静、心地善良的姑娘。

  2008年4月,外地的一位同学向我透露,山西一家报社正招聘记者,我请假应聘,不想竟榜上有名。

  欣宜怎么办呢?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她暂时不动,我到山西站稳后托关系为她找好一点的工作,她再过去。

  来到山西,欣宜的电话隔天一个,叮嘱我注意身体。月末,我就乘车赶回我们同居的小屋。她没有休息天,我们相约,无论我多忙,每月都要抽一天时间去看她。到了那里,她照例要做一碗耗时1小时的蜂蜜核桃汤。当品味着那甜中带苦的味道、喉咙为之一清的时候,我盘算着尽快为她落实工作。如果后来没遇到晓雅,我想我们很快会在山西团聚的。

  那是6月,受报社指派,我在一家大型公司做系列采访,负责接待我的是一位女孩,当一袭淡绿套裙的她轻盈地走近我时,我不禁怦然心动:她可以用惊艳脱俗来形象,俏丽的脸庞素洁端庄,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周身散发着都市白领那高贵典雅的气质。


  她就是晓雅,公司的行政助理,一周的采访结束,我们已经相当熟悉了。

  是受她那漂亮容颜的吸引,还是贪求她的身份?总之,我开始频繁约她出来。

  她是一个思想前卫、生活时尚的女孩。她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她已与三任男友同居过,“什么是处女?处女就是在医院花钱做个小手术!”她每月近五千元的收入一半都用来买高档化妆品、时尚衣物。

  她还是一个舞迷。她拉着我的手,频繁入各个歌舞厅。在她的熏陶下,我从一个舞盲变成了舞场新秀。只是,当别的男人搂着她的腰肢翩翩起舞时,我心中酸溜溜的。

  终于,那晚,我提醒他:“不要随便和别的男人跳舞。”她笑起来:“怎么啦,吃醋了?要想管我,就先当我的男友才行啊!”

  受到这句话的鼓励,我不禁紧抱着她一阵狂吻。那晚,我们住在了一起。

  次日,晓雅从家中收拾几件简单的行李,住进了我的租房。衣柜里的那袋核桃被放在了柜顶,这核桃是当初我刚来时,欣宜让我带来的。我只吃过两三次,就嫌麻烦没再动了。现在,我决定过新的生活,就把核桃连同欣宜一起抛在角落里。

  欣宜的电话如期而至。她问我这个月是否回去,当得知我又“有采访任务”时,轻声细语叮嘱我:“别为挣奖金累坏了身体,没钱我们照样过得幸福!”

  我强撑着到附近诊所打了一瓶点滴,回来已近中午。昏昏沉沉的我独自躺在床上,目光所及都在摇晃,柜顶上的那个布袋晃得好像要掉下。忽然很想吃核桃,听那啪啪的声音,品那微苦的味道。又想起欣宜,她该收到信了吧,对我的绝情,她该是如何的一番反应呢?

  晚上,晓雅回来,不死心的我试探地说:“晓雅,我吃不进饭,你给我砸点核桃吧。”

  欣宜的表白几乎动摇了我分手的决心,她是多么在乎我啊!可是,晓雅的美丽容颜,她家在当地的几处房产,以及她的风情万种、妩媚煽情,像鸦片—样缠绕着我,让我欲罢不能。如果欣宜有可爱之处,那也只是小草般的可爱,晓雅却是玫瑰花一样的艳丽啊。欣宜只是一个平庸的打工妹,在世俗男人的情感斗争中,注定要占下风。

  我决定尽早解决这段感情。我不忍看她被拒绝后伤心痛苦的样子,那样,我心里会更不好受。我写了一封长达10页的信,历数我们在一起不合适的理由以及我的矛盾、痛苦。将信投进邮箱时,我的心疼了一下。

  那几天写稿老进入不了状态,眼前总是出现欣宜小心翼翼的影子。两天了,采访的长篇通讯没写到一半,眼见交稿将至,我很焦虑。在伤害欣宜的愧疚和写稿重压的交织中,我艰难地支撑到第三天早上,终于完成稿件,发到报社。但急火攻心,夜晚受凉,我重感冒倒下了,喉咙疼得冒火。

  晓雅一早起来,忽然大惊失色:“哎哟,你怎么变成这样?好恶心啊!”镜子里的我头发蓬乱,眼圈发黑,上唇起了一个大泡。我嘶哑着说:“我可能病了……”她不在看我一眼,说:“真扫兴!朋友今晚开生日PARTY,还想让你陪我去呢!”

  我本想说:“今天你陪我上医院好吗?”但见她有些不悦,并已把背包背起,就咽下这句话。

  一阵响动把我弄醒,晓雅回来了。她一进门便喊:“懒虫,还睡啊!快看我买了什么。”方便袋里是细小黄鳝。做盘鳝是我的拿手好菜,晓雅吃过后连呼好吃,从此隔三差五吵着要吃。

  我挣扎着想起来,但还是倒下,只好说::“晓雅,我病了,你到外面买点吃吧。”她脸上掠过一丝失望。

  她走到门口又转来,问:“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买去。”桌上散落着十来个核桃,那是我上午砸了两个再无力砸剩下的,我指着核桃,嗫嚅着说:“没啥胃口,只想吃核桃……”她立即说:“吃这?搞没搞错啦,多费力啊,砸着我手你不心疼吗?”

  良久,晓雅买回两盒“曾家水饺”,说:“把你的晚饭也买啦,晚上我就不回来了。刚才朋友打电话,让我过去商量生日PARTY的事……”

  晚上,虚弱的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头晕目眩,备感孤独。

  手机响了,是欣宜。她要把我臭骂一顿吗?没有,她只是问候我,那信她也许还没收到。听出我的嘶哑声音,她在那边急急地问:怎么啦?病了吗?

  由于工作关系经常要去买些颜料、纸张,一来二去,我和超市附近文体店那个叫欣宜的店员熟悉了。她长相一般,但白皙的肤色使她看起来还顺眼。当她得知我大学毕业且发表多篇文章,立即对我热情有加。一次,她问:“你写爱情故事吗?温馨浪漫的爱情,我最喜欢看了。”我就把作品剪贴本带给她,第二天去,她眼睛红红的,赞叹说:“写得真感人,感动得我都哭了,你真聪明!”这之后,她经常来找我,用一种很神圣很崇拜的眼光看我。进入冬季,欣宜满脸绯红把一双红手套塞给我,我知道,爱情来临了。

  次日一早,有人敲门。我心中一喜,晓雅终究回来看我了。门开处,气喘吁吁的欣宜一脸汗水。原来,她在电话里听出我病了,请了一天假赶来。

  多日不见,她胖了许多。她把保温桶打开,说:“这是蜂蜜核桃汤,快润润喉!”接着,扶我躺下,把柜顶的核桃取下:“你干的是脑力活,核桃还是得吃!”

  很快,地上落满一层核桃壳,身旁的瓷钵里,已有满满的核桃仁了。但她仍然低头砸着,砸着砸着,竟有眼泪滴下。我问:“怎么了?”

  她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自认识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我恨自己,恨自己没文凭没技术,不能很快来!如果在你身边,有我做饭、洗衣,有我来砸核桃,把你的生活弄得好好的,怎么会生病遭罪呢?”

  那一刻,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她还想着如何照顾我!她不知道,此时一封绝交信正飞向她,那一刻,我几乎要喊:“欣宜,那信是假的!是和你开玩笑的!”但晓雅婀娜多姿的影子魔鬼般钻进大脑,让我欲说还休。

  我多么想听她说:“好的,我这就去。昨天没给你砸,是我累了,心情不好,请你原谅!”可是,我听到的却是:“砸核桃又费力又危险,我们吃其他东西好吗?”我的心渐渐冰凉。

  一个星期后,我迫不急待赶到襄樊。我要告诉欣宜:我错了!一个愿意每天为我砸核桃的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爱她呢?

  欣宜竟已有三个月的身孕!她一直瞒着我,傻傻的她想用孩子来拴住这段感情。她从山西回去后第二天,才收到从同事手中辗转而至的绝交信。她顿时蒙了,找到孟楠,要孟楠陪她去医院流产。孟楠气愤地要她向我讨说法,她却说:不用了,我真傻,没有想到我给他带来了那么多不快。她休息一天后就去上班,精神恍惚,收错了几百元,被辞退了。失去恋人、孩子、工作,她意志非常消沉,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说话,不彻底的流产也让她流血不止。孟楠慌了,只好打电话到她老家。是她母亲把她领回去的。

  我向欣宜老家奔去,我要跪在她面前,乞求她的原谅,乞求她再为我砸核桃。

  欣宜家的房门紧闭。邻居说,她订亲后和对象一起在县城开店,这两天她父母去县城帮忙了。我顿时如当头一棒:“订亲?”这位和善面目的大伯说:“这小伙子是邻村人,欣宜高中时的同学,长得矮,追求过欣宜两年,欣宜为躲他出去打工。但前段时间却突然从外面回来,答应了这小伙子的求婚……”

  我赶到县城。这是一家装潢考究的文体店,欣宜和一个又矮又黑的青年正把商品朝货架上摆放。男青年不时拿毛巾给欣宜擦脸,欣宜和他相视一笑。我忽然发现,欣宜笑得很美,露出一对小虎牙,恬静中透出野性。

  只是,我知道,这种美丽将不再属于我。

  核桃破碎了,但愿里面的核桃仁能营养我浮躁的大脑,平复我心灵的创伤,使我能把握好今后的情感方向。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