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树下的亲情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461 0

■ 宋殿儒

日子跌进7月下旬,二娘就打电话说:“黑桃熟了。”“黑桃”是家乡土语,二娘说的其实是核桃。二娘几乎每年都会打电话,催儿孙们回乡吃核桃。我知道,是二娘想我们了,可我们总是忙于工作,不到8月就回不了乡。

当年,我家的院子有六分地大,栽了12棵核桃树,住着我们一家四代12口人。记得父亲在栽核桃树那年对我们说,这12棵核桃树代表家里的12口人,每个人要记着管理自己的那棵,无论以后是在家守宅还是出嫁,核桃树永远属于个人的不动产。

我家乡的山岭上长着许多核桃树,多数是野生的,也有20世纪70年代从新疆引进的。那阵子,农民过的是大集体生活,上头说要实现“春来满山桃杏花,秋来核桃乱碰头”的社会主义新山乡建设目标,乡里人就种了几架山的桃树、杏树。后来,上头又拉来了几麻袋新疆核桃,让村民将村子周围的坡地全部种上新疆核桃。新疆核桃苗的长势要比野生核桃苗快一倍,所以乡亲们都想方设法弄些新疆核桃苗栽种。那时有规定,出院门三尺外,一切地表物件都归公家,所以家家户户都集中在自家院里种核桃。最后,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成了核桃的天下。

到了盛夏,核桃树枝繁叶密,白天,大家在树下吃饭歇凉拉闲话,晚上拉张凉席睡树下,既凉爽又没有蚊虫叮咬。夏天的核桃树还会释放出淡淡的幽香,一个院落如果栽上两三棵核桃树,整个院子就会沐浴在香风中。

之后,每年核桃成熟时,我们劳动后回家,都会仰头看看自己的核桃树,然后拿棍子打一些核桃让大家享用。后来,我们都长大了,一家人仍在一个大锅里搅稀稠,核桃树下的亲情浓得化不开。

再后来,两个哥哥相继成家,几个姐姐相继出嫁,爷爷奶奶和父母也相继去世。大家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出外打拼,慢慢变成了老板,在城里有了车有了房。我也被哥哥姐姐们拉扯着上了大学,娶了妻子,找了工作在城里安了新家。老宅人去屋空,那些核桃树慢慢被冷落了,只有隔壁的二娘时不时地照看一下它们。

二娘是个善良、实在的庄稼人。在生活困难时期,二娘家揭不开锅了,二叔饿得得了水肿病,爸爸让我们一家挤牙缝给了二娘二斗谷子和一袋红薯干。从那以后,二娘成了我们老宅的守护人。老宅哪里失修了,她会给我们打电话。核桃树挂果了,二娘会通知我们回去收。

在我们心里,二娘和家乡的核桃树一样,是我们的根,是我们永远牵挂的亲情。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