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和棉鞋

315核桃 未分类 2017-11-20 356 0

童年时期,我一直住在爷爷家。爷爷家的院子里,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核桃树。

院墙里,温暖的斜阳下,奶奶坐在屋檐下掰土豆芽,爷爷坐在奶奶的身旁,嘴里叼着一个三尺长的旱烟管“吧吧”地吸着烟。

我蹲在院子门墩上,望着核桃树上青色的果子自言自语:“核桃怎么还不掉呢?”爷爷嘴里吐出一股浓浓的烟,他把烟锅在地上敲了敲:“快了。核桃卖了,你想买什么呢?”我跑过去,趴在爷爷耳边说:“想买一双棉鞋,我的脚后跟冬天喜欢炸口子,好疼哟!”爷爷笑着说:“可以啊,那你自己守着捡啊!”

于是,我拒绝了同伴们出去玩耍的邀请,就在院子里守候着。没过几天,核桃青色的包皮就慢慢开始裂缝了。不到一天的工夫,核桃就开始炸裂了。爷爷笑眯眯地告诉我:“核桃尖尖的小脑壳露出来了啊!”十岁的我瞪着迷惑的双眼问爷爷:“核桃也有脑壳吗?”这时,一阵风吹过来,一个核桃“蹦”到地上了。爷爷弯腰捡起来,指给我看核桃两瓣的中间那条缝隙:“缝隙这端是尖尖的,就是核桃的脑壳,另一端是扁平的小圆圈,就是核桃的屁股。核桃一旦把脑壳露出来,屁股马上就坐不住了,要飞出来了。”

说话间,又刮来一阵微风,地上扑腾腾又落下几个核桃,于是我就捡核桃。我一个也舍不得吃,全部放到竹篮子里。晴朗的天气,爷爷帮我把篮子放到一人多高的晒架上后,就和奶奶一起下地劳动去了。安静的院子只有我一个人,听着一会儿“咚”一下,一会儿又“咚”一下,掉下来的都是光溜溜的核桃。我惆怅地望着这些在地上跳舞的核桃:“你们要是能够一下子都掉下来,该有多好啊!那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地在树下守候了。”

爷爷说:“你知道村里的章爷爷吗?”

犁田回来的爷爷告诫我:“不要着急,其实捡核桃就是磨炼人耐心的事情。你要想把一件事情办成,就需要耐心。”我很相信爷爷的话,天天坚持守候在核桃树下。当核桃树上最后一个核桃也落下来后,爷爷帮我把晒干的核桃装到一条麻袋里,并说等有空了,就带我去供销社。

那天下午等我从外面玩耍回来,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一麻袋核桃了。我蹲在院子里的石头上,猜测着爷爷会给我买什么样颜色的棉鞋。爷爷推开院子的门进来了,我看见爷爷手里拿的麻袋正是装核桃用的,我蹦起来抱着爷爷的脖子:“棉鞋呢?我要试试!”爷爷没有吭声,把我的手掰开,什么也没有说就进屋去了。我撵了进去,问他要棉鞋。爷爷不理睬我,径直进了卧室。我跟在他屁股后面,一直要看鞋子。爷爷坐在床上,叹了口气:“棉鞋没有买成。”“那钱呢?你给我,我自己去买。”

“知道。”我赌气地说。

“他家昨天失火了,屋里啥子都烧光了,连吃的粮食都没有了。”

“那关我啥事嘛!”我没有好气地回答。

“他家现在连饭都没有吃的,我把卖核桃的钱,买了米和油盐,给他家送去了。”爷爷轻描淡写地说。

“啊!?”我一听,就开始哇哇大哭,越哭越伤心。

“你的棉鞋明年再买,好不好?”爷爷拉着我的手以商量的口气说。我使劲摆脱他的手,从卧室里冲了出来,独自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号啕大哭,一直哭到晚上奶奶把我哄睡。

那年年三十的晚上,下着很大的雪,爷爷家的院门早早地插上了。我已经睡下,爷爷奶奶也准备睡了,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爷爷趿拉着稻草编织的鞋子出去开门。我爬起来隔着窗户看见是章家奶奶,门缝里露出她半截身子,头发上沾满了雪粒。她递给爷爷一个布袋子说:“过年了,没什么辞年的东西,我赶夜给你们家樱樱做了一双棉鞋。这不,刚上完最后一针。”爷爷极力推辞着,她关好院子门,扭身走了。

那一夜,我抱着章家奶奶做的棉鞋进入了梦乡。后来,我一天天长大,经常会做同那一晚一样的梦:满树在风中摇晃的核桃,一个傻望着天空的丫头,一个抽着三尺长旱烟袋的老人,一双崭新的布棉鞋,一夜茫茫的雪……         

周莹
文字文字文字文字

版权声明

资源搜集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权利,请及时联系核桃网(315hetao.com,邮箱admin@315hetao.com),我将尽快处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